4066.com_[官网首页]_4066.com

行业动态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4066.com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河内为什么要华盛顿的 LNG?

时间:2021-07-12 浏览次数:14次
有时候想想,不得不佩服老美的企业,在扼住能源供应的喉咙方面,确实有一手,不仅舍得出钱和越南公司的老总一起搞LNG工厂,还搞LNG进口专用码头,美其名曰能源合作,然后可以源源不断地向河内输出LNG,河内一边买还一边笑嘻嘻地说河内华盛顿友谊地久天长。
据彭博社报道,美国向亚洲出口液化天然气(LNG)有点反常,其中包括对越南的出口。2020年,美国对亚洲的LNG出口增长67%,其中对越出口数量居多。不仅出口,美国对越南的LNG项目获批投资数量也不在少数。截至2021年1月,河内方面批准了包括来自美国投资在内的30个LNG项目。
按照越南电力规划,以及越南快速增长的经济对于电力能源供应的需求,预计从目前到2030年,越南电力装机容量将增长两倍有余,其中四分之一的项目将是燃气发电项目。
由此可见,LNG对于越南电力能源供应的重要性。在核电几乎不可能重启,水电发电到达天花板且中小水电危害生态,风能和光伏发电似乎注定不能依赖太多,煤电污染又是老大难的背景下,燃气发电,特别是在南部的燃气发电,将是解决越南能源未来几十年危机的重要手段。
是的,这似乎解释了为什么越南要进口LNG的问题,但是,如果纯粹从市场角度看进口LNG,河内完成可以从距离更近的卖家那里以更便宜的价格购买,为什么特别钟爱于美国的LNG呢?
我想,一是河内增加从华盛顿购买商品,特别是价值相对高的商品,有利于缩小越美贸易之间不断增长的逆差。华盛顿是河内的最大出口市场,按山姆大叔的说法,“越南向我们出口这么多产品,从我们口袋掏走了太多美元,是时候需要他们也进口一些产品,让我们也掏一掏河内的钱袋子,拿回一些越南盾”。越南自然是需要增加从美国进口,以抵消日益增长中的出口贸易顺差,否则一不小心再被白宫的主人骂作“贸易链条上最卑鄙的一个”。
二是,河内方面大量进口这种被华盛顿称作富含“美国自由分子”的商品,在其进出口贸易的交付环节,将受到美国海军的保护,因而对越南人很有吸引力。君不见,伊朗运输石油的邮轮,以及其他主权受到威胁的国家的运油船,在外海经常遭遇各种不可预测的风险。
当然,号称全球火力美俄中之后的神奇第四强,越南(实际2021年排名第24位)人自然是不惧海上的海盗抢劫他们的石油或者LNG,但是他们需要战略性地靠泊更多美国来的LNG装运船,从而有更多的机会在外海或者是争议的海域看到华盛顿军舰跑出来以护送LNG的名义秀肌肉。
越南石油时报6月26日报道,尽管从美国向亚洲(是美出口LNG最大的市场)出口LNG的成本增加了 65%,但美国海外液化天然气的出货量已飙升至创纪录水平,并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挪威独立能源研究公司雷斯塔(Rystad Energy)的估计,2021 年 6 月,美国LNG出口到亚洲市场的短期边际成本 (SRMC) 已增至每百万英热单位 (MMBtu) 约 5.60 美元。这是雷斯塔能源在其新报告中所估计的增加 65%,这高于去年年中LNG因疫情而供应下降的成本,也比 2020 年 平均成本(4.30 美元/MMBtu)高出 30%。
尽管成本较高,但预计美国LNG出口商不会像去年需求低迷时那样限制产能。今年,包括亚洲最重要市场在内的全球LNG需求强劲反弹。
当然,可能也有一些朋友反驳我的观点,说尽管成本显著增加,但在今年来看美国并不是亚洲LNG价格最高的供应商。来自埃及的LNG急迫地想要重返亚洲,这个北非国家愿意承受LNG出口短期边际成本甚至达到6.30 美元/MMBtu。这不排除埃及想要分亚洲LNG出口蛋糕的企图,但我以为越南更加热衷于采购美国的LNG。
值得注意的是,别说是埃及6.30 美元/MMBtu的成本高,实际上,由于亚洲的强劲需求,如果是LNG现货供应,成本在12 美元/MMBtu的照样有人照单全收。那可是现货啊!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LNG进口地区的经济复苏和LNG需求复苏,这个夏天的亚洲的大部分时间里的LNG现货价格保持在目前的 10 美元/ MMBtu左右,这是过去 7 年来的最高水平。
中国的LNG需求目前非常强劲,欧洲的需求也是如此,导致6月初东北亚 7 月交付的亚洲现货LNG价格上涨至 10.95 美元/ MMBtu。
在欧洲,各国在经历了严冬后已开始补充LNG。亚洲现货价格在 10 美元/MMBtu 左右,加上欧洲市场趋紧,LNG库存低于平均水平,这对美国LNG出口商来说是今年的好消息。
其实,说起做生意,美国商人那可是精打细算。不仅单纯出口,还要出资跟越南企业合资建设LNG发电厂,明着说是提供稳定的电力能源,为越南工业制造和国家发展助力,同时需要注意这些个LNG发电厂是一个个巨大巨大,超级超级巨大的LNG消耗厂。不用担心没有LNG燃料,美国商人手里有的是。
位于承天顺化省真美-朗古(Chân Mây – Lăng Cô)经济区的真美LNG燃气发电厂项目,涉及功率4000兆瓦,2021年1月开工了,预计2024年投运。
▲顺化真美港二号、三号码头正在抓紧扩建(大概十年前,我骑着摩托车出入在真美这个中部深水港的时候,那会儿这港口主要还是靠泊一些客轮和偶尔出货的造纸相思树木片以及北部港口过来的煤炭、建材,如今为了接驳LNG,在扩建码头)
这个项目按照独立发电厂(IPP)形式的投资,美国占60%,越南占40%。预计投产后,该电厂年均发电量可达240-250亿千瓦时。
据项目投资方真美LNG股份公司总经理John Rockhold先生介绍,该公司目前已经调动了足够的资金、技术、LNG和必要资源,准备投资设计建造一座工厂。
真美-朗古经济区地理位置优越,与越南南北纵贯线1A号国道和南北铁路线距离约6-7公里;同时,位于顺化富排机场和岘港机场之间。目前,从顺化至岘港的罗山-醉鸾(La Son-Tuy Loan)高速公路和海云岭二号隧道项目已基本建成,即将通车,将为该经济区创造更多竞争优势。
2020年11 月 22 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C·奥布赖恩 (Robert C. O'Brien) 对越南进行访问,在奥布莱恩的行程当中,越南方面安排了一次能源的合作签约。美国通用电气公司与其越南合作伙伴对龙山LNG燃气发电项目投资10亿美元。
龙山燃气发电项目位于巴地头顿省头顿市龙山乡,占地132公顷,装机容量3600-4500兆瓦,一期将装机1200-1500兆瓦。
通用电气公司是美国企业500强的巨头,20多年的时间里一直排名前十,其染指龙山燃气发电项目,绝不是表面所看到的设备和服务供货商那么简单,否则就不需要将签约合作安排在奥布莱恩的对越访问行程当中见证拍拍照而已。
相比前文提到的顺化LNG项目和巴地头顿龙山LNG项目,隆安省的一期和二期LNG项目,就显得曲折了一些。隆安省是农业大省,走在从农业转向工业化的进程当中,需要布局和发力电力能源。
隆安一期和二期LNG发电项目,占地90公顷,投资31.3亿美元,装机容量3000兆瓦。这个项目因为毗邻胡志明市,又位于隆安省重要的隆安国际深水港(可靠泊3万-7万DWT船只)附近,项目优势明显。
▲阮春福考察隆安一期和二期LNG发电项目选址
然而,因为项目优势颇丰,导致各方争夺利益,难以选择投资商,各方争着吵着从隆安省闹到政府总理那里,时任总理阮春福在今年3月份现场考察之后,才最终决定由VinaCapital GS Energy 统领坐镇投资。
此前,工贸部在部委意见里批示称,近年来燃煤火电遭遇原料供应困难和建设进度难保障的挑战,隆安LNG项目转为使用LNG是识时务的决策,符合当下越南能源发展规划。这个批示为隆安LNG项目的转型和扩容铺平了道路,才有了后来总理视察的批准投资。
其实,越南工贸部自2019年对“12大亏损项目”被领导训斥和被选民大吐口水而焦头烂额的时候,就已经在反思燃煤火电的决策是否明智的问题,最终工贸部的精英们决定大力支持LNG燃气发电项目。因为那时候,确实燃煤活动项目太不给力,进度拖慢不说,各种腐败还层出不穷。
在工贸部助推之下,LNG项目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
2019年6月,日本丸红株式会社在考察2年之后,决定在巴地头顿投资27亿美元建设占地200公顷的LNG发电项目,装机容量4800兆瓦,2025年将投产。项目建成之后,允许卖电25年。
2020年10月28日,第三届印太商业论坛,越南副总理范平明和美驻越大使克里滕布林克见证新加坡德尔塔离岸能源公司(Delta Offshore Energy)、美国比奇特尔公司(Bechtel Corporation)、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和麦克德莫特公司(McDermott)签署了超过30亿美元的开发薄辽LNG电力项目的协议。这个项目每年从美国进口300万吨 LNG。
该项目由德尔塔离岸能源公司发起和领导,与比奇特尔公司、通用电气和麦克德莫特公司合作。该项目被认为是越南国家重点项目,是越南与美国在贸易、投资和能源安全方面双边关系的典型典范,为越南私营部门投资越南能源基础设施开辟了新的视野。
2020年10月,根据时任美国务卿蓬佩奥称,美国500强企业爱依斯电力(AES,排名313)将于越南燃气总公司(PV Gas)签署合作,在宁顺省投资14亿美元建造450 Tbtu的LNG进口港。计划2022年完善投资手续,2025年商用。
此外,来自泰国的海湾集团到宁顺计划投资78亿美元,按BOT方式建设LNG进口港及燃气发电组合项目。来自法国的道达尔石油公司、德国西门子、以及俄罗斯的诺瓦泰克燃气公司组成联合投资商,与越南的投资技术公司(A&A)计划在宁顺省投资12亿美元建设袈那天然气发电项目(D? án ?i?n khí Cà Ná),装机容量4500兆瓦。
想着大家这么热闹在宁顺省搞事,韩国的国家电力集团(KEPCO)也不甘人后,新加坡的Sembcor,美国的Energy Capital集团等都挥舞着支票要在越南搞LNG项目。
在这些热闹的背后,我看不到中国投资者的身影,在越南热衷于高喊着世界制造中心且努力去发力电力供应保障工业制造的能源来源的时候,我们的海外巨头们在忙着给越南搞煤电、光伏发电和风力发电,LNG的门都摸不着。
河内为什么要华盛顿的LNG?我觉得除了前文提到缩小贸易逆差和战略性地秀肌肉寻求保护之外,越南或许在考虑转型电力供应来源: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是不太可能,也不愿意回头搞核电的,水电和煤电既是到了瓶颈阶段,也是因为水力发电和煤电技术中国称王,越南要搞就需要仰我鼻息,所以,干脆转型搞LNG燃气发电,同时将中国投资商和承包商请出他们与老美LNG合家欢的朋友圈。
尽管疫情冲击,2020 年世界LNG需求下降4%,相当于1500 亿立方米,创历史新高。但到2025年,预计全球LNG市场将达到5850亿立方米,比2019年增长21%。中国成为LNG的世界第一进口国,占22%,相当于1280亿立方米,而美国将(预计2023年)超过卡塔尔,(预计2025年)超过澳大利亚,成为全球第一大LNG供应国。
2019年9月,越工贸部石油煤炭司副司长陈青松表示,根据面向2035年的越南天然气工业发展规划,越南从2021年开始LNG。据他介绍,到2025年越南LNG需求量将增加到500万吨左右,到2030年翻一番,达到1000万吨,到2035年,越南预计进口1500万吨,约占全球LNG总产量的1.6%。
有时候想想,不得不佩服老美的企业,在扼住能源供应的喉咙方面,确实有一手,不仅舍得出钱和越南公司的老总一起搞LNG工厂,还搞LNG进口专用码头,美其名曰能源合作,然后可以源源不断地向河内输出LNG,河内一边买还一边笑嘻嘻地说河内华盛顿友谊地久天长。
©2013 4066.com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5928号

浙ICP备13034841号
技术支持:
Baidu
sogou